环青海湖之旅(6.8-6.12)

记录为期五天的环湖之旅。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做以后就再也不会做了”,是这样的。放到现在,不太可能再经历长时间、长途的骑行。

跟好友强哥早早约好,半个月前就买了从长沙直达西宁的火车票,途径湖南、湖北、河南、陕西、甘肃和青海六个地区,历时 24 个小时到达西宁。上次来这还是六年前,相比之下,西宁并未有太多的改变。

西宁站

在火车上,过了西安广袤的关中平原,然后到了甘肃,黄土高原的地貌逐渐显现出来。特别是陕甘交界的地带,你会切实感受到祖国的发展不均衡;在榆中县,光秃秃的山上连灌木都无法生长,地表基本没有河流,本地居民的经济来源从哪里来呢?

本次环湖的起点在西海镇,也被称为“原子城”,这里是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想当年成千上万的人来到在这遥远荒凉的地方,只为凭空造出一颗原子弹。起先以为西海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镇级行政单位,还纳闷为什么无论是绿化、基础设施(图书馆、博物馆、公交车)都比海晏、刚察这些县城要好得多,后来才知道西海镇是海北州的政府所在地。至今,西海镇的建筑风格仍然保留着当年的革命奋斗气息,如沙漠黄的外墙上随处可见的毛语录,复古风格的大礼堂,巨大的毛泽东雕塑,可以想象那时人们的革命激情。

建筑物上的毛语录

原子城(西海镇)汽车站

距离上一次长途骑行已经有 6 年了,相比上一次骑行,环青海湖的难度小多了:海拔起伏小、天气相对稳定、道路路况好、全程 300 多公里,唯一的阻碍在于自己想不想骑。每年的 6 月是青海湖旅游的淡季,一路上下来我们遇到的骑友不到十个(据说旺季的时候一天从西海镇出发的骑行者有 1000 多个),所以单车的租金也特别便宜。环青海湖的路况并不糟糕,在选择单车的时候我就选择了最便宜的一款 11 年捷安特的 770,环湖一圈 150 元(不计天数,学生还可以 9 折),骑行必备的装备租车行(明静单车行)的老板都会帮你准备好,十分方便。

在那遥远的地方

提醒一下第一次去青海的骑友,一定要注意温差大的事实,晚上会下雪和冰雹,提前准备好防寒的装备,比如冲锋衣、抓绒衣,不然一到晚上(住的地方一般都备有电热毯)或者逆风有你受的。我就是因为衣服带少了,上身不得不套了两件短袖一件长袖还有一件外套;另外还要注意防晒,带好墨镜和做好防护措施,藏区毒辣的阳光不开玩笑。全程不必担心手机信号问题,除了去茶卡路段无信号,移动和联通全程 4G 信号满格。

类似烫伤

晒伤后脱了两层皮

Day 1:西海镇-湖东种羊场(40km)

骑行的线路非常简单,沿着大路走就好了,藏区的人烟稀少,只见默默吃草的羊和牦牛,不见活人。需要注意的是呼啸而过的越野车和大卡车,车速都在 100 码以上,汽车轮胎与沥青路面摩擦的声音听着有点恐怖,而且大卡车经过的气流往往会影响单车的走向。

在马路旁边休息

青海湖周边除了草原牧场,还有不少的小型沙漠,沙漠和积雪的山并存,不知道沙化会何时覆盖牧场。再往前面走一点就到了一个分叉路口,往右是去鸟岛和沙岛,在这里是环湖路上第一次能见到反射着阳光的湖面。此时我们非常兴奋,没有选择左拐而是直接往湖面骑过去了,由于没有参照物,原本以为只有一两公里的路程实际上有四公里,足足骑了 20 多分钟,后来证明这一切是值得的。阳光十分刺眼,天空万里无云,湖边除了耳边的风声和湖水冲击湖岸的声音,只有映入眼中的一片蔚蓝,此刻你会感受到自己是多么渺小,你只管一声长啸,却听不到任何的回应,波浪依然静静地拍打。

公路旁边的牧场,远处是沙漠和草场

全程第一次见到青海湖

在此地停留了约半个小时,继续赶路,此时有两个选择,第一是原路返回,第二是从牧场中间斜插过去,重新上环湖东路,我们选择了后者。在没有参照物的地面行走时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软踏踏的草地根本骑不动,而且只知道往前面走,并不知道路况如何。就这样推推骑骑了半个小时,我猜应该是沿着环湖东路,突然听到了浑厚的狗叫声,担心的是会不会没有拴住,高兴的是附近肯定有人。还好狗是拴着的,一个藏族妇女在用锹铲土固定帐篷,男人则在一片漆黑的帐篷里面。藏人说话比较直,谨慎地问我们是怎么进入他的牧场的,我们说明了缘由,然后他才给我们指了路,告诉我们斜插过去是不行的,前面都是沼泽地,得顺着车轮印,然后顺着渠道一路往公路方向走。

自行车·湖水·沙漠·牧场

静静的湖水

按照当地人的提示,好不容易回到了公路,在牧场的转悠耗费了不少体力,加之毒辣的阳光,第一天从中午开始的骑行,我们打算把终点设在 20 km 后的湖东种羊场。也就是在这段路上,我们遇到了接下来几天一路同行的骑友:君哥和杰哥。君哥是四川人,资深骑友,说话不紧不慢,是个有故事的浪子,他骑过的地方太多了,数不过来。杰哥,湖南人,辞了职出来耍,自行车前绑了一个蓝牙音箱,一路踏歌而行。

青海湖畔

藏区的日照时间很长,早上大约五点五十天就亮了,晚上九点多天还没全黑。我们到达湖东种羊场的时候刚好经过一个小学,此时已经七点半了,看天色像是早上八九点钟,有趣的是这里正在进行一场露天期末考试。

露天考试

藏区的孩子学习太艰苦了,这样的教学条件也就是我小学时候才经历过,没想多二十年过后还会亲眼见到这般景象。

湖东种羊场简陋的小学教室

种羊场这个乡镇不大,找个住的地方很简单,至于条件就别奢求太多了,20 块一晚的板房还能要求什么呢?有的睡就不错了,热水,不可能的。不过,你要想想自己为什么来呢?如果要吃好睡好,待家里是最好的,但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我建议只是想拍几张好看照片的朋友最好是自驾吧,一天半足够环完青海湖了,不用遭这个罪。

藏区昼夜温差大,晚上冷得不行,还下了冰雹。路上我最担心的就是天气,因为衣服没有带够是很麻烦的,然而路上还是比较幸运的,雨衣就用了一小会。

Day 2:湖东种羊场-二郎剑景区-黑马河(106 km)

其实骑行中最关键的不是体力,而是耐心,一个又一个的缓长坡会一点一点消耗掉你的耐心,即便你还有力气,你也不想继续骑。第二天的上午的骑行很轻松,出了镇子就是下坡,一条笔直的公路,前方便是一座无名雪山,一路往雪山脚下骑。

远处的雪山

然后我们碰到了此行中的第三个骑友——伟为,广东梅州人,今年刚本科毕业,打算环湖后去骑甘南地区。

中午在二郎剑景区稍作休整,担心下雨,整个下午都在为了躲避雨区而暴骑。其实,不必太担心下雨的问题,只要躲过了降雨的那块云就没问题,不必急着拿出雨衣。

因为之前咳嗽一直没有好完全,只要吸入冷空气就会复发,黑马河的海拔高,晚上又特别冷,整个晚上头都特别疼。住宿地方的老板是穆斯林大叔开的,人还不错。因为下午从二郎剑到黑马河出了点汗,晚上想洗个澡再睡觉,我们问老板有没有热水,老板打开水龙头对着三十多度的水,用生硬的汉语说,热水有的有的。这谁敢洗啊,忍忍吧。

伴着头疼,晚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大概早上3点多,隐隐约约听见外面念念有词,一下就睡不着了,心想也不用这么虔诚吧,凌晨就开始赞美安拉。第二天早上碰到老板,聊了一会知道他们是来自西宁的穆斯林,我们去的时候是穆斯林的封斋期,日出之后和日落之前的时间是不能进食的,只能选择在凌晨吃饭。后来我们一行又跟这个回族大叔聊了一点关于宗教方面的东西,说了一会发现气氛有点尴尬,于是早早脱身去往茶卡。

出发前的检查(黑马河)

到了藏区比较不适应的是吃的问题,选择不多,一般就是遍布天下的川菜馆,其余就是兰州拉面,物价贼高,而且味道也不敢恭维。比如,在黑马河乡的早餐,油条 3 块钱一根,豆浆 3 块钱一小碗,花卷 2 块钱一个,没办法,sorry,景区宰客就是这么没道理。青海地区的回族居民密度比较大,到了青海之后你会发现关于吃你可能的选择不会太多,除了清真还是清真,只有偶尔出现的几个川菜馆。西宁的人口少,出了火车站你会发现有地铁口的指示牌,然而此地并无修地铁的必要,即使是高峰期也没有多少车辆。

清晨街头的穆斯林

Day 3:黑马河-茶卡盐湖-黑马河(包车,约 60/人)

第二天的骑行太累了,加之去茶卡的路有约 90 km,还有一座大山,我们决定包车去茶卡,谈好了价格一人来回 60(本来 50,由于在景点超时,司机加价 10 块)。我提醒藏族司机小伙,记得在山路上要慢点开啊,他回了一句让我???的话,“放心吧,我是有驾照的~的~的~”。之前我是在 318 见识过藏区交通的乱象的,大卡车根本不挂拍照只挂活佛和经幡,真是生死有命啊。

黑马河至茶卡

从黑马河乡出发,走过一段长坡,翻过一座积雪的山顶,就进入了炎热干燥的柴达木盆地。国道的旁边就是京藏高速,偏远地区就是法外之地,国道和高速之间是可以任意切换的,也没有交警过来查你。

积雪的山顶,其实不冷

茶卡盐湖被《国家旅游地理杂志》评为“一生必去的55个地方之一”,被称为中国的天空之境,也是柴达木盆地四大盐湖之一,原本这里是被海水覆盖,后来由于板块运动,海拔升高,逐渐形成了内陆盐湖。藏族司机给我们在景区游玩的时间为两个小时,买票的人并不是很多,花了 70 块买了门票。要亲眼见证天空之境还是需要运气的,如果是阴天的话就什么也看不到,早上和中午的阳光太刺眼也不太适合,下午 5 点多以后是最佳的观赏时间。

天空之境

在盐湖同行的驴友

Day 4:黑马河-鸟岛-泉吉乡-刚察县(120 km)、Day 5:刚察县-哈尔盖村-西海镇(87 km)

不得不说,好久没有长途骑行,你会发现体力着实下降不少,一天 80 公里以上的路程竟然会有点吃力。最后两天的骑行已经渐渐远离青海湖,公路距离青海湖湖面有大约三四公里,湖区周边的藏区人烟稀少,走了好久都见不到一个人,偶尔能够见到赶着牛羊的人们,似乎这里的商业化气息比较浓重,对于远方来到的客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布哈河大桥的藏区“尼格买提”

鸟岛在六月份还在保护期,不允许游客进入,大街旁边的商店都冷冷清清。此时正值湟鱼洄游的季节,站在布哈河大桥上,黑压压的一片湟鱼逆流而上产卵。初期,由于居民信教,不吃没有蹄子的动物的肉,又认为鱼和龙属于同类,吃了会不吉利,所以青海的湟鱼多得溢到了海面上。而现在,湟鱼由于人为的肆意捕捞而数据急剧下降,现已经被列为了湖区的重点保护动物,据刚察县的川菜馆的老板说只有大胆的本地居民会在晚上去河里捞几条,然后偷偷卖给餐馆,一锅黑市湟鱼的价格是 280。

鸟岛附近的经幡

青海湖边朗诵经文的老妪

最后一天的骑行是从刚察到西海镇,最后的几个缓长坡可把我累坏了,还好有惊无险地完成了骑行。

西海镇的街头

短短的几天,碰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们,尽管在第一次遇见他们的时候或许不理解他们的举动,然而你在深入了解了以后就会发现,这才是百态的人生。人生不止只有一种设定,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更有诗意的远方,有的人没有房子,辞了职,不用结婚,一样可以活的潇洒自在。我不太赞同他们的生活方式,但是我尊重他们选择生活的权利。

总是在书中读到古人的诗词,西塞边疆的大多或悲凉或豪情万丈,以前总是不太理解。后来我明白了,只有当你真正地来到这些地方之后,你就会意识到自己在世间是如何渺小,不过一粒沙子而已,你的声音、情绪在自然面前一无是处,任凭你长啸而过也留不下任何痕迹。这或许就是“渺沧海之一粟”和“凌万顷之茫然”的真实写照吧。

如果下次还有机会的话,新疆见!沿海线见!大西南见!

只是,我再也不想骑单车了,真的好累,选择摩托车或者自驾吧,走遍中国!

see you again

觉得还不错?赞助一下~
0%